《我的县长父亲》获奖信息遭删除 对此该怎么看待?

我的父亲是县长,有件本来应该是极为普通的事情,山东德州作协公布了一份有奖征文获奖名单,却产生了巨大的波澜,就因为一等奖获奖作品的题目,把

2022年09月19日光明网速报,《我的县长父亲》获奖信息遭删除 对此该怎么看待?内容介绍如下:

《我的县长父亲》获奖信息遭删除 对此该怎么看待?

有件本来应该是极为普通的事情,山东德州作协公布了一份有奖征文获奖名单,却产生了巨大的波澜,就因为一等奖获奖作品的题目,把山东德州作协推上了风口浪尖。

一、一等奖获奖作品有《我的县长父亲》

原因一等奖4篇文章中,有一篇的题目过于的耀眼《我的县长父亲》,这跟沈腾的电影情节好像重合了,给人以眼花缭乱之感。难道真的是因为在题目里说自己的父亲是县长,就拿到了一等奖。

当网友们开始对这个事情探讨的时候,德州市作家协会似乎感觉到了不妥,连夜把在其社交平台上公布出来的文章给删除了。

但是德州市作家协会却不知道互联网某些不良自媒体公司盗版侵权的水平,发出来不久的获奖名单,已经被人扒到别的平台了。于是我们还是能找到这个公示的内容。

二、公正的评价一下作品

其实我很想把原文全部复制过来,但是上面有太多敏感词,在征文里没问题,放到平台上就会有 影响。所以只能我口述了。

公正的来说,这篇散文主要是描述了对自己父亲的回忆,无论是其父亲在山东德州市禹城市担任县长期间没有给家庭做过贡献,反而是对自己的工作一直在付出……

文笔不错,按照我的经验来说,文风上,感觉应该是个机关里的笔杆子,其实如果这篇文章不起这么“惊世骇俗”的名字,凭借文笔和内容拿一等奖没毛病。

可是大概作者为了蹭蹭沈腾电影的热度,给文章起了这个名字后,那就产生问题了。因为散文的创作肯定也来源于生活,即便自己说的再好,这位曾任禹城县长的父亲没有给家庭谋过一分利,大家也不会相信,大家也有怀疑的权利。只要说了这个名字,就难免瓜田李下。

作为一位写文的作者就应该知道会有这种结局。如果是一位真的爱自己的县长父亲的子女是肯定不会把父亲的工作拿出来在“文章”中,来彰显自己的水平,只要把自己父亲的职位加进去,不管是上世纪60年代,还是现在都是问题。

因为等于是把锅甩给了山东作协,你到底是让不让我拿一等奖呢?

三、于忠东何许人也?

山东德州获奖的这个于忠东是谁,大家肯定都非常好奇。不过山东德州作协没有公布出来。可是强大的互联网又怎么能让我们查不到她是谁呢?

在文中,写到父亲是禹城县长,而且在1988年病逝,同时还提到了129本工作日记这就是很明显的线索。

齐鲁壹点上曾有一篇署名为于志东的《裹着小脚的母亲,成了父亲的贤内助,撑起家庭半边天》的文章,其中也是写着禹城的故事,其父亲于1988年病逝,里面提到了悼文,悼文上的称呼是于志明。

在2021年3月的时候《闪电新闻》曾有过一篇文章《禹城捐赠91本工作日记,从1951年到1978年记录社会变革城市变化》,里面提到工作日记的作者就是于志明,也同时提到于志明的小女儿就是于忠东。

那么于志东到底作着什么工作呢?在一篇文章中有于志明的简介:于忠东,女,山东禹城人,中国农业发展银行禹城市支行退休干部。爱好写作,敲打文字,并喜欢通过笔墨,去抒发自己的内心情感。

农行退休干部!而于忠东的亲属也大多机关工作。

四、于县长是好干部,于忠东有拿县长父亲刷名次嫌疑

假如这篇是单纯的回忆录,那是一个好文章。也为我们展现了于县长平凡而伟大的一生,我也会为这位禹城老县长的人生和工作感到钦佩和感动。

可是因为于忠东拿这种文章参加征文比赛,这就不得不让人多想。一般来说大家可以搜索一下,类似的征文比赛都是有奖金的,而且非体制内的人一般是无法获知征文投稿入口的,同时也无法写出关于廉洁主题情深意切的文章的。当然也不排除于忠东本人酷爱文学,到处找投稿机会进行类似投稿。

可是把父亲类似的官职写进有奖征文,这种内容真的不妥。作为退休干部,应该生活阅历极为丰富,可是还做出了这样的操作,然后把锅又甩到了德州作协的头上,很让人唏嘘。

相信于县长如果在世的话,像这种廉洁自律的老一辈肯定是不会允许自己的女儿参加此类征文的。

您怎么看待《我的县长父亲》拿征文一等奖呢?

来源《光明网》 编辑:陈红兵2022年09月19日发布

本文由 新保网 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唯一链接:https://www.bsqyh.com/ssrd/153511.html
版权声明:部分文章内容或图片来源于网络,我们尊重作者的知识产权。如有侵犯, 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上一篇 2022-09-19 14:12
下一篇 2022-09-19 14:18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微信